櫛風沐雨氣象 新興水利民筑豐碑

——寫在渭南市東雷抽黃工程通水灌溉40年之際

擔當務實的東雷抽黃管理局領導班子 雷現榮攝

水美魚肥賽江南 雷現榮攝

萬畝紅提喜豐收 雷現榮攝

渭南日報記者史王萍通訊員宋科

驚雷奮兮震萬里,威凌宇宙兮動四海。

40年前,改革開放的強音,奏響在神州大地,震撼著秦東兒女。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1979年起,黃河岸邊一個被稱為水利典范的工程——渭南市東雷抽黃工程開始潤澤著渭北旱塬干涸貧瘠的土地。這是國家大型灌區,也是陜西省揚程最高、流量最大的電力提灌工程,設計灌溉面積102萬畝,有效灌溉面積83萬畝,惠澤合陽、大荔、澄城、蒲城4縣12個鎮32個社區161個行政村41.7萬農村人口。40年櫛風沐雨,勵精圖治,該工程累計斗口引水21.44億立方米,灌溉農田2910萬畝次,創造社會經濟效益191億元。因為這一偉大工程的潤澤,渭北旱塬上祖祖輩輩飽受旱魃之苦的勞動人民徹底結束“寧給一個饃,不給半碗水”的無奈,告別了靠天吃飯的歷史。昔日荒涼貧瘠的“渭北旱腰帶”因水而美、因水而興、因水而富,成為陜西重要的糧、果、蔬、漁生產基地。曾經飽受缺水之苦的百姓如今生活蒸蒸日上,懷著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他們正昂首闊步邁向更加美好的明天……

7月的東雷抽黃灌區,碧綠萬頃。黃河水所到之處,花椒、葡萄、冬棗、核桃等農作物一片生機勃發。

“黃河入海不復還,幸有人工巧揚鞭。巨龍引來滿眼綠,旱塬歲歲是豐收。”這首在東雷抽黃灌區廣為傳誦的打油詩,是灌區百姓對抽黃工程馭龍治水、興利除害、灌溉旱塬、滋潤民心的由衷禮贊,也是對灌區最確切的定位。東雷抽黃灌區建成運行40年來,歷代東雷人以興水富民為己任,高擎“黃河情懷,大禹風范”的東雷抽黃精神,求實創新,艱苦奮斗,不斷開創東雷抽黃灌溉發展的新局面。

千年古國存浩氣,萬里黃河起壯圖

東雷抽黃工程建設開全國高揚程大型水利工程之先河

“以前這里可真是十年九旱,靠天吃飯。”“男兒娶不起,女兒不愿嫁。”“吃水都要從很遠的溝里挑或抬。一家人洗臉用一盆水,用完還舍不得倒。”……出生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東雷抽黃灌區群眾,現在依然記得小時候吃水難的艱辛。尤其是大災之年,這個地區生活的農民,有的因為顆粒無收,只能外出討飯。

面對千百年缺水的困局,1975年2月,東雷抽黃管理局的前身——陜西省關中東部抽黃灌溉工程建設指揮部在合陽籌建,當時無人(全部為借調人員由原單位發工資)、無錢、無場地,借用合陽縣建筑公司的薄殼窯作為辦公地點,窯內無桌、無椅、無床板。所有人員報到后,先到附近生產隊的場里背一捆麥草回來鋪在地上,算是有了窩安了家。指揮部機關全員打地鋪,3縣指揮部干部職工自己動手搭工棚,民工們則是先打土窯再安營。

困境擋不住眺望的目光,重負壓不垮強者的脊梁。面對艱難困苦,各級干部自力更生不畏難,勇于奮斗有擔當,千萬民工吃苦受累有盼頭,流血流汗不流淚。甚至喊出了“砸鍋賣鐵干抽黃”“風梳頭,雨洗臉,水不上塬不回家”的口號。

合陽縣黑池鎮申莊村村民孫有運今年已經74歲了,但他依然清楚地記得1976年“三夏”結束后,在黃河邊參加人民戰爭修干渠的情景。

“那時候合陽、澄城、大荔3縣齊動員,最多上勞力達13萬人,開展了為期兩個月的總干渠建設大會戰。”老人回憶說,當時總干渠沿線用白塑料布搭建的簡易帳篷成片相連,野炊鍋灶隨處可見,夫妻、父子、兄妹,一家幾口大干抽黃,男女老少齊上陣的情況比比皆是。

會戰正值盛夏,為了發揚不怕疲勞,連續作戰精神,指揮部先后開展了突擊周、突擊旬勞動競賽活動,大家頂烈日、斗酷暑,營與營打擂臺、村與村搞競賽,起早貪黑不言苦,風餐露宿不喊累,只為千年旱塬早日變為水澆田。13萬建設大軍與120臺履帶拖拉機及60副自制混凝土碾壓滾,組成一幅載入史冊的壯美勞動場景。40余年過去了,大家依然津津樂道。

功夫不負苦心人,歷經4年艱苦奮斗,東雷抽黃工程1979年起各系統陸續灌溉受益,1988年9月通過竣工驗收,塬上系統交付使用。

千年古國存浩氣,萬里黃河起壯圖。東雷抽黃工程建設開全國高揚程大型水利工程之先河。如果把東雷抽黃比喻為大名,那么“高大新”就是東雷抽黃的昵稱。

“高”,即揚程高。建成后的東雷抽黃灌區擁有4個塬上灌溉系統和2個灘地排灌系統,最多9級提水,累計揚程311米,全灌區28座泵站,加權平均揚程214米全國罕見;“大”,即流量大,樞紐一級站最大抽水能力60立方米/秒,4個二級站最大抽水上塬能力30立方米/秒;“新”,即泵站設備新,尤其是東雷、新民、南烏牛3座二級站安裝的8臺黃河牌系列水泵,唯東雷抽黃工程所獨有。且東雷二級站因單機設計流量2.2立方米/秒,凈揚程225米,至今仍為亞洲之最。宏偉的東雷抽黃工程被中外水利專家譽為閃耀在渭北旱塬上的水利明珠。

黃河水沿著水渠所到之處,生機盎然,“東西處處人拉水栽樹,遠近家家修渠引水澆地”。

河圖新展蒼生愿,禹績重光曠世功

渭北旱塬上抒寫砥礪奮進的華章

一路向北,從大荔到澄城、合陽,一路上條條交錯縱橫的渠道橫貫南北,里面飽含著數萬參建者和管理人員的青春、理想、智慧以及對這片土地的熱愛。

奔騰的黃河千曲百折,前進的道路也總會有溝溝坎坎。東雷抽黃工程交付使用后,卻遇到水利事業從未有過的難題。由于多級提水,電能消耗大,運行管理人員多,水費成本高。有的群眾最初只澆救命水,不澆豐產水,有的甚至水地旱作,等天靠雨。

在這關乎高揚程水利事業生存與發展的嚴峻挑戰面前,東雷抽黃人開拓創新,不斷在認識上找突破,在管理上尋出路,率先在全國灌區提出走農水結合的路子。

“其實就是水搭臺子農唱戲,農水結合唱大戲。”在東雷抽黃灌區摸爬滾打了30多年的管理局黨委副書記雷一星笑著介紹說,東雷抽黃發揮單位技術人員多、信息來源廣的優勢,在各系統建立了500個種植示范戶,30個種植示范村,以點帶面,促進農村經濟發展。并聘請農業專家,積極開展科技下鄉服務活動,累計開辦農、果、蔬等各類技術培訓班230期,受眾達7.2萬人次,進行各類技術指導咨詢服務2萬多人次,印發技術資料10萬多份(張)。同時無償向群眾提供了價值達500余萬元的小麥、玉米、大豆、油菜、棉花等優良品種及15萬株良種果樹,促進灌區產業結構的不斷調整優化和升級。

如今,以各種水果生產為主的高明、加西灌區畝均經濟收入達5000元以上。以西瓜、玉米套種為主的路井、黑池灌區畝均經濟收入達3000元以上。以小麥、玉米雙料種植為主的西習、伏六系統全部實現“噸糧田”。

農業生產優質高效,為高揚程灌溉提供了廣闊市場,灌區年均斗口引水由初期的3000萬立方米提高到9000萬立方米。

九曲黃河萬里沙。如果說治理黃河泥沙是世界級難題,那么減少泥沙對工程設施設備的破壞,就是東雷抽黃管理局面臨的長期課題。

面對世界級難題,東雷抽黃人堅信實踐出真知,一線出智慧,科學技術是打開高揚程水利事業發展的金鑰匙。

向科技要效益,是灌區的主旋律。他們組織職工搞科研,與科研院所、生產廠家聯合搞攻關,采取攔、排、沉、抗等綜合措施,在進水閘前安裝疊梁坎,阻擋黃河粗顆粒泥沙進站;在總干渠群英洞出口修建排沙閘,灌溉前用大水沖排,減少泥沙淤積,提高輸水能力;利用渠首鹽堿灘涂修建沉沙池,讓黃河水既澆地又造田化害為利,變廢為寶,先后將2700畝鹽堿灘涂變成良田。利用非金屬抗磨材料噴涂泵體、葉輪,延長了水泵使用壽命,降低了水費成本,該成果不但獲得陜西省科技進步二等獎,而且在三峽工程推廣應用。

進入新時代,東雷灌區再次煥發了青春和活力。尤其是近5年來,項目建設為灌區的發展插上了騰飛的翅膀。

——灌區變化最大。近5年,共計爭取項目資金56645萬元,爭資額在全省灌區名列前茅。完成了12座泵站和31條162公里干、支渠的改造,建成花園式泵站6座,極大地提升了工程設施設備的硬件質量,基本解決了老化失修及險工險段問題,改善有效灌溉面積77萬畝,灌溉保證率極大提高,設備完好率由不足80%提高到98%,灌溉水利用系數由0.48到0.56,民生水利變成民心水利。

——發展又好又快。灌區近5年年均斗口引水9282萬立方米,較前5年的年均7330萬立方米增長約27%,其中3次刷新年度灌溉引水新紀錄。斗口單方水耗電量連年下降,由1.62度下降到1.25度,年節約電能3300萬度。截至6月底,今年已完成斗口引水9300萬立方米,現在全局以追趕超越的姿態,確保完成斗口水量一億立方米,力爭再次創新高。

——發展后勁凸顯。完成了灌區45萬畝擴建規劃,估算投資35億元,獲批年度取水指標6924萬立方米,為再造一個新灌區夯實了基礎。

數據無言是哲理,一串串數據就是東雷抽黃人在渭北旱塬上譜寫的最美華章。

大旱何須望云至,自有長虹帶雨來

浸潤渭南半壁河山的流動豐碑

倉廩實則百業興,水利興則天下定。

“東雷抽黃是在黨和政府領的導下,在國家經濟處于困難時期,灌區人民以勒緊腰帶,砸鍋賣鐵大無畏精神完成的興水大業,是陜西省乃至全國發展高揚程水利事業的里程碑。”東雷抽黃灌溉工程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王軍學說。

正如王軍學所言,東雷抽黃工程運行40年來,如同一座流動的豐碑,早已印刻在渭北旱塬上,流進了灌區群眾心里。

在合陽縣路井鎮新民社區,集中連片的設施大棚里,成熟的葡萄碩果累累。

“因為有了黃河的水,以前我們玉米、小麥比其他地方收貨多一倍。現在主導產業是紅提葡萄,年人均純收入已經15000元左右。”既是東雷抽黃合陽管理處高北管理所范家洼管理段段長,又是社區書記的李三峰介紹說。

新民社區是個移民村,全社區2800多口人,8700多畝地。其中,果業面積7000余畝,占總耕地面積的80%左右,主導產業為紅提葡萄。1956年因三門峽水庫建設由大荔朝邑遷至寧夏,1962年又從寧夏遷至路井鎮。東雷抽黃工程修建之前,村里耕地基本以種植小麥、玉米為主,靠天吃飯。如今的新民村及周邊村莊,糧食產量翻番,種植結構大幅調整,桃、杏、李、葡萄,瓜果飄香。

“水是農民的膽。黃河的水來了,啥都敢嘗試。以前吃水都困難,哪里還想著水澆地,更別想發展生產了。”大荔縣高明灌區的村民王建喜高興地說,“現在,有了救命的水,還有豐產的水。”

他家在大荔縣雙泉鎮蔡家村。家里7畝地,基本以冬棗、桃等經濟作物為主。每年冬天澆一次,開春一至兩次,夏天再來一次,這是雷打不動的規矩。

“澆地又不費啥事,澆地的水費和水量都是明明白白在牌子上標出來的。一畝地澆完40元左右,一年所有地澆完2000元左右。而現在一個冷棚冬棗的收入都在3萬元左右,溫棚都在7萬元以上。”王建喜心里的賬算得明明白白。

而他口中所說的牌子就是東雷抽黃管理局通過實踐摸索,率先在全國灌區推行斗口用水明示牌制度。即灌溉時各斗渠一律插牌,對行水流量、每小時水量、水價、責任人及監督電話等進行全要素公布,增強群眾的監督意識和監督能力。

在抓好明示牌制度落實的同時,該局在灌區道路村鎮旁建設了150個永久性水費公布欄,局、處兩級開通了6部舉報電話,嚴格實行水量、水價、水費三公開和一價到位,一票到戶,微機開票,終端水價管理辦法。灌溉期間,組成由紀委牽頭負責,水政科、灌溉科參與的水費廉政巡查組,晝夜巡查,嚴肅執紀,當場問責,杜絕了小水大賣、加碼加價等坑農害農行為,使群眾真正用上了明白水、放心水、幸福水。

水到的世界,便是豐饒的所在。如今的灌區糧豐林茂,百姓安居樂業。群眾心里都明白:“沒有東雷抽黃工程,沒有黃河水,就沒有現在的一切。”

篳路藍縷啟山林,進入新時代,東雷抽黃人砥礪奮進再出發。如今,灌區的建設者又提出了建設“生態灌區、科技灌區、活力灌區、和諧灌區”的發展戰略,確定了“為建設文明、富裕、和諧、美麗的新東雷而努力奮斗”的發展目標,著力促進東雷抽黃由單一農業灌溉,向城市供水、生態用水多元發展。這是一幅宏偉藍圖,這是一個前進的方向,在全體東雷抽黃人的不懈努力下,灌區的明天會更加美好,渭北旱塬上的“水利明珠”必將變得更加璀璨奪目。

九曲黃河甘露潤秦東大地,東雷抽黃人治水譜新篇。從天空俯瞰廣袤的秦東大地,東雷抽黃工程一路向北、南,猶如一條條“生態動脈”奔流千載,生生不息。

qq游戏三人麻将
写小说赚钱的软件电脑版 北京快三开奖预测 重庆时时彩诈骗最新案 飞艇两期必中计划软件 六肖无错期期公开 足球财富 足球滚球规则 重庆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 微微帮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