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褪色的記憶

白水縣教育局 周天軍

兒女們一個個離家而去,佇立岔路口的父親,在驕陽中一動不動,望著那一串串塵土中的腳印,目光是那樣的深邃,就如同天空注視白云的目光,又像河床注視小魚的目光,也像礁石注視海浪的目光,給人的是那永不變的深情。

陪伴父親送走了哥哥姐姐,我也該離開了。同樣在那條岔路,同樣是驕陽炎炎,蒼老的父親嘴唇翕動,可什么也沒有說,父親遞給我一個紙裹包,說:“孩子,拿著這個,剛去也許用得著。”即將走上工作崗位的我,有的只是興奮、憧憬,于是胡亂地把紙裹包往行李包中一放,父親看見了,一臉的憂心,有話要說,但最終還是什么也沒有說,大概父親不想影響我愉快的心情吧!在父親深情的目光中,我踏上了旅程。

從家到我工作的地方,要換兩次車,大概需六個小時,怕我路上餓著,母親特意烙了我最愛吃的蔥花大餅,離開家時,父親還從院中那棵稚嫩的梨樹上摘了幾個還未成熟的果子裝到我行李包里。登上了直達目的地的大巴后,我把裝有梨的行李包打開,臨別時父親給我的那個紙裹包橫在最上面。出于好奇,我打開紙裹包,呈現在我眼前的是5元一張,10元一張的人民幣,大約有400多元吧!此時我才明白了父親送別時的神情、欲語之意,一股愧疚之情襲上心頭,淚水模糊了雙眼,父親那瘦小的身影浮現于我的腦海。

寒冬里,鄉親們都閑坐火爐旁聊家常,而父親卻翻越在村子四周的大山中,收割那每斤一角錢的蒲草。寒風中,他是那樣的瘦小,我真擔心他被冷風吹倒,飄雪的日子來了,他就像那旋轉不落的雪的精靈,穿梭在大山中。一個冬天下來,父親總要跑壞好幾雙膠鞋,臉上的皺紋深了,也密了,但他的心里卻是甜甜的,因為,可以過一個好年,孩子的學費有了著落。小時不懂事的我,常鬧著要他帶我一塊去上山,都被父親勸阻了,而今,我成人了,常勸說父親別再去割蒲草了,父親卻說:“閑著也是閑著,活動活動身子骨舒服。”看著父親一年年的蒼老了,我就想著自己能盡快的工作,替下父親。

每年的夏秋之時,是農活最忙的時候,沒有盡頭的勞作,農民們疲憊不堪,逢上個雨天,那就是上蒼給他們放的假日,別人會在此時美美地睡一覺,而父親卻開始了他的另一番勞作。此時,山里的泥土在雨水的浸泡下變的松軟了,正是進山采藥的最佳時機。父親就是常在別人休息的時候,進山采藥,換取一家人日常的花銷。長年累月的辛勤勞作,父親老了,但他從沒有讓自己閑下來,他留給子女的是永遠的剛毅,是永遠的回味。

望著手中的錢,父親勤勞忙碌的身影,仿佛剛從眼前滑過,他身上殘留著冬的寒氣,衣服上還在滑動的雨滴,是那樣的近,那樣的真,此時都化作成一股股暖流直涌我的心頭,又好像是某種無言的暗示。

車到站了,我大步地向前走去,我要把父親那足跡延伸到更遠的地方,好好地去體味平凡真實的人生,讓那兒時的記憶永葆清新。

(編輯 褚婷婷 審簽 徐磊)



qq游戏三人麻将
六合彩开什么 ag捕鱼捕金龙鱼技巧 西洋棋是哪种棋类运动 看牌抢庄斗牛规律 张路足彩预测 大乐透100%的出号规律 怀旧封印师抓什么赚钱 电子游戏爆分和吃分的时间 时时彩012路稳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