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土坡上聽“回聲”

劉聰梅

這是一塊神奇的土地。中華民族母親河——黃河,從巴顏喀拉山上奔騰而下,在接近世界上最深厚的高原時,突然繞了偌大一個彎,像伸出的手臂,將她摟在懷中。她,就是陜北黃土高原。

乘坐的列車仿佛在時空隧道中穿行,火車與鐵軌相撞,傳來遠古的回聲,塵封的歷史紛紛呈現在眼前。

公元5000多年前,這兒“臨廣澤而帶清流”,天空遼遠,水肥而草美。從蒼茫中走來一位漢子,名叫公孫軒轅,人稱黃帝。人們從他遺留下的巨大腳印反推其身高,也足有三米多。他曾戰蚩尤,攻炎帝,身經百戰,最終一統天下。這位人文始祖死后仍然葬于出生之地——陜北橋山,即黃帝陵。當年漢武帝曾夢想長生不老,就在傳說黃帝馭龍升天的地方筑起仙臺。他自認功蓋軒轅,那幫謀臣術士投其所好,命手下將士掬土筑壇,竟高出黃帝陵墓3倍多,而且向上鋪有77個臺階,向下鋪有78個臺階。也許他面對黃帝心里還是有些忐忑不安,所以才會有這“七上八下”的設計。更讓他失望的是,上帝并不買這位天子的賬。盡管他曾遍請高人,大煉仙丹,還是未能成仙。只有那高高的仙臺與千年古柏,至今依然默立山頭,似乎在見證歷史,告誡來者。

人們來此探秘,發現這里山脈蜿蜒如巨龍欲騰,而黃帝陵墓恰如銜在龍口中的明珠。人們在這里還找到了龍角柏、龍尾柏,以及許多以“龍”命名的地方:龍首、龍耳寨、龍灣等等。龍的故鄉原來在這里!于是,走向世界各地的龍的傳人,又紛紛從四面八方擁到這里,尋根祭祖,表達拳拳敬意。

黃帝之后,這里戰火紛飛,龍爭虎斗,一直是中原農耕民族與西北游牧民族長期征戰、爭奪的寶地。

據《史記》載,秦始皇橫掃六合,統一中國之后,專門命令大將蒙恬北上戍邊,修筑萬里長城,以阻止游牧民族侵擾。這位令“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的一代名將,被害之后,與秦始皇長子扶蘇,一起葬在雕陰,也就是現在的綏德縣。

走向強盛的漢朝,仍然遭受邊關的騷擾,你攻我擋,戰事頻繁。即使用和親的辦法,也只能換來短暫的和平。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昭君,正是從這兒出塞的。和親雖然在客觀上促進了民族文化的交流,但在當時那是多么讓人無奈和心酸啊!

公元五世紀,北方的匈奴族單于赫連勃勃,從內蒙古草原旋風般揮兵南下,一舉攻克長安城,占據了秦嶺以北的大片疆域,并在陜北靖邊北部,興建大夏國京都“統萬城”。面對茫茫荒原和漫漫黃沙,那雄偉的城垛依然高昂著不屈的頭顱,仿佛在訴說著昔日的輝煌。

公元1038年,陜北出生的黨項族首領李元昊,再次崛起,在北方建立黨項民族的大夏國,史稱西夏。

災荒遍地的明代,陜北大地喊聲震地,義旗連天,米脂出了個李自成,揮起闖王大旗,一舉攻入紫禁城,推翻了大明王朝的統治。

……

幾千年來,這塊土地上,戰火不斷。在你死我活的一次次征戰中,游牧民族由上而下,漢民族由下而上,定居下來,最終形成了多民族雜居、融合的局面。據考證,先后有白狄、羌氏、鮮卑、女真、蒙古、高麗、匈奴、突厥、黨項等20多個少數民族在這里奔突、廝殺,他們像雪花一樣飄落在這塊土地上,而后默默地溶化消失,融入了漢民族的大家庭。

有人曾說,陜北人是匈奴族的后裔,這未免有些膚淺了。如今在陜北大地上,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已經很難考證出,誰的血管里流淌著哪個民族的血液。倒是余秋雨的話頗有些見地,“陜北人,即使衣衫襤褸地走在世界上,也會被看出是有大文化背景的人。”

(編輯 褚婷婷 審簽 徐磊)


qq游戏三人麻将
4399侏罗纪生存破解版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 3b计算公式绝准法 青海11选5开奖走 五分快三精准计划网 今天股票 时时彩定位胆必中公式 卖饲料能赚钱吗 850通比牛牛怎么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