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病”了

伍月鳳

“五一”我結婚了,然后,與愛人以旅行的方式去度蜜月,回來,婚假期滿,就直接去縣城上班。

父親節來臨,我帶著大包小包的禮品,回農村去看父母。

母親見了,著急地說:“孩子,你可回來了。你爸最近好奇怪,不是不說話,就是自言自語。”

“啊!怎么回事?”我急了。

母親指自己的頭:“這里出問題了?”

怎么會呢?我心想。結婚時,母親舍不得我,淚水漣漣,我也傷感落淚。只有父親一直笑著,他笑著對女婿說,小子,家里的小麻煩就交給你啦!他笑著向賓客舉杯勸酒……

“爸呢?”

“在后院,都不知道你今天來呢。”

后院,父親靜靜地埋頭坐在一棵大樹下。面前,有一籃剛摘的豌豆、辣椒、空心菜。

走近父親,果然聽見父親在自言自語:“這豌豆,鳳兒最喜歡吃了,也不知道她婆家,會不會做給她吃。這丫頭也真是,為了穿婚紗好看,把自己餓得那么瘦。”

我鼻子一酸,剛想叫父親。又見父親搖搖頭,嘆了口氣:“老啰,生鳳兒那年栽的這棵樹,一晃,樹都這么高了,鳳兒也出嫁了。我卻不能像樹一樣,給她遮風擋雨了。”

“爸!我回來了,今天做什么好吃的呀?”我調皮地從背后摟住父親,像從前一樣撒嬌,順勢將頭埋在父親后背,蹭掉了臉上的淚。

“你啊!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父親埋怨我,“以后,沒事就別動不動回家煩我了,好好在婆家待著。”

父親沒有回頭,抬起袖子擦了擦眼睛,“這辣椒太辣了,辣得我眼睛都疼了。”

“是啊,太辣了。”我也眼睛紅彤彤地看著父親。

(編輯 褚婷婷 審簽 徐磊)


qq游戏三人麻将
二八杠微信游戏下载 分分彩龙虎123打法 手机单机麻将免费下载 baijiale电脑版 腾龙老版本时时彩计划 mg电子官方网站 时时彩组选怎么玩 类似必富大宝的游戏平台 今晚双色球预测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