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園的記憶

大荔縣公安局王淼

離開我的母校西北政法大學已經有快兩年時間了,今年因為參加全省公安干警執法資格考試的緣故,我又一次回到了這個再熟悉不過的地方,我們從學校的東門進入,映入眼簾的就是學校的標志性建筑天平樓,它還是和以前一樣,靜靜地坐落在校園的東側,像一位慈祥的母親,張開雙臂,時刻準備著擁抱回家看望她的孩子。站在天平樓下,已是中午十二時,天平樓頂端的大鐘發出熟悉的聲響,我的思緒瞬間被帶回到幾年前初來政法的那些日子,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時光又涌上心頭,久久不能散去。

猶記得那是一個陰雨天,我拉著行李箱剛走進校門,便看到學校圖書館下面拉著一條紅色的橫幅,橫幅上面寫著“公安學院新生報到處”幾個大字,還沒等我回過神來,就有一名穿著警服的學長走到我身旁,問我是否報考了公安學院,待我說完報考的學院和專業時,這個熱心學長已將我帶到了報名的指定位置,我們辦完入學手續后,就順著圖書館走向了新生公寓樓,這個學長也是渭南人,一路上我們相談甚歡,我不斷地暢想著自己未來的大學生活,路上,學長告訴了我一個政法的有趣現象,那就是“逢新生報名必下雨,逢開運動會必下雨”,開始我也覺得奇怪,但是四年大學上完,的確年年如此,誰也說不上個為什么,后來大家也就都習慣了,因此這也成了政法的一個定律,我也就一年年樂此不疲地講給學弟學妹們。

就這樣一路閑聊,走到了7號公寓樓下,熱心的學長將我送進宿舍,我的宿舍在公寓樓一層的最里面,推開宿舍門干凈亮白的墻面讓人舒心,六個上床下桌的床鋪擺放得井然有序,我的一名舍友已經提前鋪好了床鋪,其他幾名舍友還沒有來,我和舍友去辦理了宿舍入住手續,領了軍訓需要穿的迷彩服、鞋子、帽子等等。等我們兩人再回到宿舍時,宿舍的六個人就都已經到齊了,各自打理和收拾完自己的床鋪后,我們就開始互相介紹和了解,你一句、我一句、我們聊得不亦樂乎,一個個都好像是相見恨晚了一般,歡聲笑語中我們的兄弟情義也就此開始。

到了下午的6時,一聲緊急集合,我們全院300多名新生全部被集合到了宿舍樓門前,“稍息、立正、向右看齊”口令聲中,軍訓就這樣開始了,著裝整理和統一完畢后,我們300多人集體被拉去剪頭發,指揮官放出狠話“男生五毫米、女生不過耳”,就這樣我們宿舍六個人,一個個精心打造的發型都變成了清一色的圓寸頭,無一例外。當晚回到宿舍,我們拍了我們宿舍的第一張合影,有立正的、有敬禮的,有摸頭的……

如今再看這張照片,顯得尤為珍貴,彈指一揮間,一張張青澀的臉龐都多了幾分成熟,現在各自也都在不同的地方工作,一切似乎都在發生著變化,但是心里那份最初的情感卻仍舊沒有改變,依舊熾熱。

“峰哥”,膚色黝黑配上身材精干,身體素質極為出色,他是我們幾個人中最年長的一個,是老大哥,也是舍長,大學四年里,我們宿舍絕對是同層男生宿舍里環境衛生最好的,而這一切都源于“峰哥”,“峰哥”有很好的生活習慣,愛干凈、愛運動、愛書法、愛詩詞,如果單單看他粗獷的外表,一般人是絕對不會相信他竟會有著如此細膩和雅致的心態的。“阿炳”,不抽煙不喝酒不吃肉,有的時候他簡直就成為了我們心中的圣人,他是我們幾個人中最踏實肯干的一個,大學四年里,認真踏實吃苦耐勞,從對計算機一無所知再到成為最后的網絡技術達人,從學生會干部最終當選為學生會主席,他通過自己的努力,迎來了屬于自己的光榮。“晨子”,挺鼻薄唇清新俊逸,他是我們幾個當中最有才華也是最帥氣的一個,是宿舍的顏值擔當,大學四年里,他一直擔任街舞社社長,堅持每天練舞,無論刮風下雨,電閃雷鳴他都義無反顧,他對于舞蹈的熱愛程度和努力程度,讓我們所有人都佩服和尊重。“亞倫”,伶牙俐齒能言善辯,大學四年里,一直在學院的辯論隊中,思維嚴謹、邏輯能力強,“亞倫”更是學習英語的奇才,高考英語考了一百四十多分,大學四六級考試更是毫無壓力通過。“大凡”,永遠微笑著的臉龐和憨厚而壯實的身材是他的標簽,“大凡”幽默風趣,有他在的地方絕對少不了歡聲笑語,絕對是宿舍當中的開心果,出色的籃球技術更是讓人嘆服,喜歡模仿NBA球星的各種動作,并且模仿得有模有樣,人送外號“政法最靈活的胖子”。

現如今,轉眼已工作一年多,我的兄弟們也都在自己不同的工作崗位上發揮著自己的光和熱,我和峰哥、阿炳、晨子都從事了與我們專業相關的公安工作,亞倫也完成了自己設定的目標,如愿以償地去做了律師,大凡則去了西藏,去了祖國最需要人才的地方。回想起大四,那個時候我們還都在為了各自未來的前途努力奮斗著,圖書館成了我們幾個人每天停留時間最長的地方,“占座大戰”,也早已成為了政法校園里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想必政法學長都深有體會。“占座大戰”,留給我們的不僅僅是關于政法的記憶,它更留給了我們一種“者恒愿臻、堅持不懈”的政法精神。

隨著工作的日漸繁忙,回母校的機會也越來越少,天平樓、圖書館、小花園、七號公寓樓、那幫兄弟們,我如此幸運,能在十三朝古都的政法園與你們相遇,如果時光能夠回到高考完的那個夏天,如果能再上一次大學,我還是會選擇來到政法,與你們相遇。

qq游戏三人麻将
女子橄榄球尴尬图片 北京pk10押龙虎技巧 客户端电子竞技游戏 幸运飞艇前二复试稳赚 安徽福彩快三下载 新彩票下载 大乐透历史开奖数据 湖北11选5遗漏值查询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单期